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12-04

美林(Merrill Lynch)昨日一反常态,宣布其全球市场和投资银行业务联席总裁道?金(Dow Kim)将友好离职。

金离职后将组建一家对冲基金,美林将成为该基金的投资者,并可能持有其股权。

美林还表示,将任命全球市场和投资银行业务的另一位联席总裁格雷格?弗莱明(Greg Fleming)和首席行政官阿赫玛斯?法卡哈尼(Ahmass Fakahany)为集团联席总裁。

美林首席执行官斯坦?奥尼尔(Stan O’Neal)表示,一段时间以来,金一直明确表示,希望创建自己的业务。

“我们都认为,在我们业绩极其出色,同时公司全球机构业务高层管理团队非常出色的情况下,目前正是他开创自己事业的大好时机。”

从上个月起,有“股神”之称的美国著名投资人沃伦·巴菲特刊登了一条招聘广告:他想寻找接班人,替他管理旗下约1000亿美元的资产。于是,求职信纷至沓来。

  拆信、看信、扔信,成了巴菲特近来的一项乐趣。据说,在他的办公桌上,还专门放了一个写着“太难”两字的盒子,一些求职信在让巴菲特忍俊不禁后,往往被扔在了这个盒子里。

  这些誓当未来“股神”的人都怎么写求职信的呢?《华尔街日报》不久前披露了一些来信内容,读来果然不同凡响。

  一些应聘者可都是事业有成的业内人士。比如加拿大经济学家克劳斯·考斯腾鲍尔,他是一个瑜伽爱好者,在信中自称练习瑜伽提高了他的投资业绩。他目前管理的投资公司也被命名为“繁荣瑜伽投资公司”。

  在信中,考斯腾鲍尔和他合作伙伴戴维·兰德尔写道,他们跟巴菲特心有灵犀,即使巴菲特百年后,他们仍能靠心灵感应征求其意见。信写得幽默得几近荒诞:“您肯定已经有许许多多申请者,但我们应该是最理想的……让我们从申请者中脱颖而出的,是即使在您跨鹤西归后,我们仍能和您进行交流。”

  另一位经济学家戴维·斯坦伯格目前管理着2亿美元基金,他在信中则对自己的性格分析得鞭辟入里:“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金融上的保守者、社交上的自由主义者、宗教上的温和派,但我坚信基本的宗教信条是良好行为规范的基础。”

  巴菲特提出的接班人条件是,他们要独立思考、情绪稳定、对人性和机构的行为特点有敏锐的洞察力。但他并未给接班人设定年龄、职位、性别、经验门槛,因此前来应聘者可谓五花八门。

  一位34岁的印第安原住民来信说:“我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我相信自己有学习任何事物的能力。我有分析问题的常识,而这种常识现在已经很罕见了……我也有预测未来和作出决策的超强能力。”

  一位俄勒冈州的律师则重点推荐了自己4岁的儿子,说他感觉到这个还未上学的孩子是一个天才,“他在就寝时间、家务活、零花钱和洗澡等问题上是个伟大的谈判家”。

  更有人声称自己将不要报酬。一位自称是美国名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远房堂兄的应聘者写道:“我现在已很富了,因此,0美元的年薪最符合我,1美元则对我来说已经太多了。”

  对于这么多来信,巴菲特已经明言:他将准备采取类似“美国偶像”那样的选秀程序,先选出约20个“真正有希望的”人,然后重点考察。

  巴菲特能否像选股票一样,选择出真正的未来“股神”呢?结果让人期待,但过程想必也非常精彩。

这是研习公共大系统管理的现场教学机会

  奥运背后的国家能力
 
  奥运至少考验了十种不同的国家能力。更重要的是,它向北京以外的省市提供了研习公共大系统管理的现场教学机会。
    
  传媒先哲麦克卢汉的名言是:传播信号的媒介就是信号的一部分。同理,宣达体育竞技能力的奥运会也是展现国家能力的一部分。奥运至少考验了十种不同的国家能力。更重要的是,它向北京以外的省市提供了研习公共大系统管理的现场教学机会。后者的价值又常常在遗憾的回忆中才被认识。

  因为它的系统复杂性,奥运盛典注定是对国家能力的一次全面洗礼。按照圣塔非学院(Santa Fe Institute)的定义,系统内子系统的数量、它们相互作用的程度,以及共时状况,影响了系统的复杂性。据此,奥运是除了战争之外最复杂的公共活动了。它的自愿、非暴力、举世参与的性质更要求国家机器、社会团体、社区公民协同发挥各自的作用。他们的系统耦合定义并体现了国家能力。俗语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一场奥运的背后演绎着下面十种不同的国家能力。

  (1)大系统综合、前瞻设计的能力。每个赛场,每场竞技都只是整篇奥运交响乐的音符;倾听它的回响,我们往往需要行走到未来的时空。

  (2)巨型建筑的工程建造能力。巨型工程反映了储存在社会组织中的工业制造能力;伟大的建筑与伟大的国家相伴生。

  (3)公共机构与商业组织之间合作的能力。自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始,企业营销的私人信号就与奥运精神的传播如影随行。既要互惠,又要保持二者的审美距离;这样才能有利于经久的合作。

  (4)控制突发事件,疏导危机情境的能力。危机管理贵在“治未病,不治已病;治未乱,不治已乱”;对应突变讲究“隔离,控制,恢复,学习,预防”。

  (5)创意与创新赛事体验的能力。有感触才有感动,不能打动人心就不能让人意想神往;国际观众可能会忘却金牌选手的名字,但记住了观看金牌表演的独特经历。这种能力可以衍生到其它的社会与商业“赛事”活动中去。

  (6)社会民众的亲善能力。一幅画胜千言,一次交流“点睛”百年友谊;中国文化与文明的魅力通过无言的微笑,随机的善行而远流四海。

  (7)保障后勤与物流交通的流畅能力。鸭子划水,靠的是水下的功夫;系统失序,常常始于后勤阻梗。

  (8)公共设施的关爱能力。没有参加装扮孕妇的活动,丈夫难以体会生子的艰辛;没有经历国际旅行,国人不会意识到多国语音提示、救助设施、使用说明的价值。周到的公共设施提供的不仅是方便,更细腻地表达其中的关爱。

  (9)社会意愿自发凝聚的能力。在由自由意识的人组成的社会中,整体只有在一种情形下大于部分之和:社会意愿自发地凝聚在一起;“非典”期间,中国人展现了这种潜能,奥运将会证明我们既可共苦也能同甘。

  (10)政治昌明的能力。在暗流汹涌的国际政治背景下,奥运也是国家能力之间和平的博弈。开放、公平、仁爱、自信的政治秩序通过奥运使者被全世界所感知,使得近悦远亲。

  我们想往,却远远没有达到那“十力合一”的境界。要达到那样的境界,北京需要全国的协作,全国的省市需要把北京当作提升公共大系统管理能力的活教材。它提供了“情境学习”的绝佳机会;其生动性、系统性是不可复制、难以模拟的。奥运总有散席的日子,从中演练出来的国家能力却将惠及子孙。

  (作者任教于University of Lethbridge)

據悉,中國人民銀行昨天急召國內部分基金及證券公司高層諮詢有關國內股票市場意見,市場消息指政府正研究開徵股票交易增值稅;事實上,國內一直有為過熱的股票市場降溫及「排洪」,如上周便放寬境內合資格機構投資者(QDII)的投資範圍,另外又籌組國家外匯投資公司在海外進行投資,央行行長周小川更表明不排除加息及提高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來確保宏觀經濟的穩定,即使如此亦難令國內股票市場炒風收斂,故相信中央遲早會逐步放寬個人對外金融投資的限制。

國內股票市場急速上升,近月已引來證券界提出泡沫論,甚至有亞洲股神之稱的恆基地產(0012-HK)主席李兆基亦指國內股民為「盲俠」,長江實業(0001-HK)主席李嘉誠亦指出國內股票市盈率達50至60倍實屬過高,出現泡沫,上周國內為配合「排洪」,宣布放寬QDII投資範圍,即令H股及紅籌股大幅上升,其實是次升浪除了香港投資者大舉入市外,亦有不少是國內捧場客。

過往閱報,經常看到國內投資者拿數百萬元現金在港買樓,其實不少國內股票投資者都很容易拿百萬大元,購買港股,有些更成立投資公司專購港股,近期亦有不少國內股民在香港自由行期間,不忘到香港證券行開戶,若果國內為排洪准許個人海外投資,第一個可投資的地方相信會是香港。

目前國內居民是不能直接投資港股,但是面對國內股市開始出現泡沫,部分投資者已進行分散投資,將部分資金轉移購買港股,如匯豐控股(0005-HK)及中國移動(0941-HK)等,但這些投資者最主要都是購買44隻同時在中港兩地市場上市的H股,始終其股價較A股出現很大折讓。

隨著國內有正式資金如QDII等到港投資股票,再加上用非正式渠道來港的資金,無形中令兩地市場變得更為密切,因此國內股市一旦爆破,港股必首當其衝,因此李嘉誠呼籲香港股民小心,實言之有理。

此外,外資大行如里昂、高盛及瑞銀等,亦關心國內股票市盈率過高現象,其中里昂更指出境外合資格機構投資者(QFII)的額度,在最近首次出現剩餘,而QFII的持股量,在1至5月期間出現微降,而這現象不僅出現在一家QFII身上。

無論如何,國內是否加快推行放寬個人在香港購股,香港股票市場已備受國內股市及政策影響,稍有風吹草動,股市都會下跌;日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表示,針對國內經濟金融出現的問題,會採取綜合措施積極解決問題,包括加大金融改革以及調控力度,並運用多種金融工具,控制貨幣信貸總量。

目前,未悉如何改革,力度如何,但中國人民銀行與國內部分基金及證券公司高層於昨天及今天展開諮詢會議,可能與此有關。

根据波司登公司(Bosideng)网站介绍,这家中国最大的名牌羽绒服制造商“前身可溯源至1976年成立的仅有8台家用缝纫机、11位农民的山泾村村办缝纫组”。

30年过去了,该公司年销量已达3000万件。据英国《金融时报》透露,该公司还聘请了投资银行协助其在香港上市,估值可能达20亿美元。

波司登的故事突显出中国民营企业的扩张,这种趋势正迫使全球投资银行调整其业务模式。

最近几年,绝大多数企业的上市(通常是在海外),都是由电信、能源和银行等领域国有资产的私有化促成的。

中国工商银行(ICBC)去年的上市,将这一热潮推至顶峰。这家中国内地最大的银行通过在香港和上海两地同步上市,共筹资219亿美元。

银行家们现在关注的是数以百计较小型企业的上市。与波司登一样,它们都是民营企业,总部所在地通常距离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相当遥远。

尽管中国政府正推动越来越多的内地企业在内地证交所上市,但仍有稳定数量的企业在寻求海外上市,而且不仅局限于消费和零售业。

例如,在协助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方面,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拔得头筹,今年迄今已协助5家内地企业赴港上市。

其中包括3家融资额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分别是房地产开发商碧桂园(Country Gardens)、女鞋企业百丽(Belle Holdings)和化工产品供应商洛阳栾川钼业集团(China Molybdenum)。其他两家分别是一家百货商店和一家纺织企业。

摩根士丹利全球资本市场部门亚洲主管高浩澧(Gokul Laroia)表示,5年前,投资者密切关注中国内地的科技企业。然而,他表示,目前投资者热衷于将资金投入一系列受益于中国强劲经济增长的企业。

高浩澧表示,除了国内消费领域外,投资者对能源和大宗商品领域也抱有浓厚兴趣,这些行业为推动经济增长提供着原材料。

他还相信,海外投资者对基础设施企业的上市发行非常感兴趣,例如港口运营商和房地产开发商,这些企业在快速城市化的推动下得到繁荣发展。

“投资者现在关注的领域非常广泛,不像5年前那样只关注科技企业,”他表示。“我们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将出现一个强大的中国首次公开发行(IPO)市场。”

预计中国内地新股发行数量今年将占亚太地区(包括日本)的65%左右。

与其它投行一样,摩根士丹利今年增加了员工人数(30%),以利用这些机遇。

投资银行家的乐观态度与一些分析师的看法形成了对比。后者认为,中国企业估值的不断上升不可持续。

然而,投资银行家认为,中国新股发行将继续保持强劲,因为多数企业都实现了收益预期,许多企业的年增幅都达到或超过了30%。

瑞银(UBS)股本市场全球联席主管高迪晖(Matthew Koder)表示:“中国企业的估值不断提高,但鉴于其增长预期,它们仍对投资者具有相对吸引力。”

他补充道:“管理质量得到大幅提升,投资者正在寻找那些拥有正确战略的企业。”

港股多了一亿个投资者

周一开始,理论上香港股市多了一亿个投资者,内地同胞透过QDII投资港股,令港股投资者人数一下子由一百多万增至一亿,上升一百倍!当然呢一亿投资者唔好一下子涌进香港,而系一如自由行,最先开放富裕大城市,然后一步步扩大到全国。内地A股PE四十二倍,恒生指数PE十五点五倍。内地人来港初期,自然跟旅行团去买廉价货,最终自己学晓门路去买名牌货。

中央泄洪,港股将追随B股之后睇涨。并不认为内地投资者长期钟情国企红筹股,一如内地客来港,点会长期买国货?佢地来港系想买LV手袋、瑞士名牌表,甚至钻石!

香港股市有内地同胞支持,迟早取代东京,成为亚洲区最大股票市场,与纽约、伦敦鼎足而立,成为一个环球二十四小时服务全世界投资者的金融链之其中一个枢纽,香港更系连接东西方投资者的唯一接触点。外国人想投资中国?来香港啦!中国人想投资外国?来香港啦。香港好快变成全球三大金融超级市场之一,与纽约、伦敦携手称霸天下:纽约代表北美洲、伦敦代表欧洲,香港自然代表亚洲。

内地股市如铁达尼号

高盛中国首度经济学家梁红认为,负利率、人民币币值被低估及非市场化供应体制,已导致中国经济产生一些泡沫,近月更一再膨胀。以去年度业绩计,PE已超过五十倍,A股较H股平均高出57%,一旦股市泡沫破裂,将有更多普通家庭财产缩水,令收入与财富分配进一步不平衡。

渣打银行经济师王志浩认为,由于巨大流动资金过剩,众多利好消息及中小投资者看好后市,股指将继续上涨。现在A股PE五十倍,相较亚洲平均水平十八倍,一旦回调超过30%,将令大量中小投资者受伤害。政府应鼓励大型企业加快上市、国有股加快减持及提高加息速度。

瑞银经济学家安德森认为,五一长假后A股继续上升,令巨大外资继续流入中国,并建议政府抽资本利得税。

英国《金融时报》形容,中国股市如即将沉没的铁达尼号,人们在船上狂欢,而不知邮船正撞向冰山及将沉入海底!第一个讯号系2月27日突然下跌8%,第二次系4月19日下跌4%。上述情况是股市即将大幅暴跌的「前震」,股市上升唯一理由资金太多,将指数「做」上去!不断有新资金流入,便不断将股市推高,直到有一天无以为继,股市便一跌不可收拾。上市公司各板块轮流炒,尤其系低价股涨幅更惊人,理由是炒资产重组而刻意忽略泡沫讯号。个人储蓄开始下降,代表大量资金流入股市,令市场出现大幅震荡甚至暴跌的风险大增。中国人行公布4月份居民户人民币存款减少一千六百七十四亿元人民币,是五年内第二次下降。4月份沪深指数升20.6%,新增A股账户四百七十八万七千户,令股民数目增至九千三百九十四万五千四百户(上一次储蓄存款下降系去年10月,亦是因为股市大涨)。

沪深A股长线而言合理水平应在2200点,但因流动资金过剩及投资者情绪高涨(初生之犊不畏虎),最后会偏离合理水平几多?要事后才知道。1973年3月恒生指数PE曾炒至六十五倍才爆煲,然后跌至平均PE七倍!股票市场从来没有合理价,市场是由偏低走向偏高,然后由偏高走向偏低,不明白股市这个特性,一味寻求合理水平。1996年格林斯潘发表非理性亢奋的讲法后,美股见顶日是2000年3月;1929年2月联储局加息,由五厘一下子加到六厘,道指亦上升到1929年10月才崩溃。日本银行1989年5月开始加息,日经平均指数到1990年1月才回落。

泡沫几时爆破?日本是股市成交额相等于M2 9%、台湾系成交额相等于M2 60%、南韩系M2 12%、香港系M2 22%。今天中国股市成交额只系M2 6%。以泡沫而言,香港1997年那个都算很大(成交额相等于M2 22%),为什么后遗症较少?理由系本港银行体系健全,泡沫爆破后所产生的呆坏账唔多。日本泡沫不算大,为什么十三年后仍是半身不遂?主要是伤及银行业,以及日本政府不肯实时处理问题。反观南韩的泡沫较日本大,但爆破后政府实时处理,让大而无当的大企业破产,情况有如爆血管后一小时内实时获医治,后遗症最少;如果爆血管后三小时才获医治,对不起,后遗症大量涌现。

今天内地股市不应再争论是否有泡沫存在,而是应该制订措施,将后遗症减至最少。

广州市楼花透明度大增

广州市国土房管部门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管理通知」,明确有关规范商品房预售行为、预售款监管、公建配套、交易登记、中介服务、房地产租赁、房地产估价及市场监督等八大方面二十八条市场监管措施。开发商必须于每年11月31日前向国土房管部门申请下一年度的商品房销售计划,未领取商品房限售许可证前,不得发布商品房预售广告及如实公布房屋抵押、回迁等情况。即未来广州市楼花透明度将大大增加。

马来西亚楼价应可看好

5月8日马来西亚指数1368.87,首次打破1994年1月高点1332.04创新高。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时,马来西亚政府下令禁止资金离开马来西亚,引致恶评如潮;1998年9月马来西亚指数一度跌至261.33。经过九年努力,马来西亚股市才重返1300点!眼见新加坡成长,马来亚政府亦致力令吉隆坡成为「***金融中心」,近年致力开放金融市场,今天已是亚太区其中一大股票市场,拥有超过一千只上市公司。马来西亚致力改善基建、吸引外资流入及批准***国家中第一只房地产基金上市,近年更努力发展股票衍生工具及离岸市场,相信系***教国家中最开放?金融市场,并努力建立同非***国家的金融关系。今年5月起Shariah Index成为可以炒卖的期指!为争取其他地方公司到马来西亚上市,马来西亚上市费系亚太区中最便宜。 现在股市每天成交额二十亿零吉(约五十亿港元),今年上升21%,升幅大于恒生指数。去年马来西亚GDP一千一百八十亿美元(香港一千六百三十亿美元),人均收入四千七百五十美元(香港二万三千美元);人口二千五百万(香港七百万)。首都吉隆坡豪宅售价每呎一千八百港元(实用面积计,不像香港以建筑面积计),售价只及香港豪宅售价十分一,而人均收入系香港五分一(如以吉隆坡计大约系三分一)。为吸引外资,今年4月1日起马来西亚全面放宽外国人投资物业,包括取消资产增值税、供楼利息可扣税等优惠。现在吉隆坡豪宅租金回报率可达七厘,向银行借钱供楼只需五厘,即系话供楼利息支出平过租金收入(情况同1995年伦敦相似)。马来西亚长期受英国统治,至今仍采用英国法律(马来西亚法律95%以上同香港法律相同)。香港亦有不少上市公司投资马来西亚房地产,过去因为马来西亚楼价升幅好慢,没有几间赚大钱。根据IMF数字,任何国家人均收入一旦进入三千至五千美元,楼价便会稳步上升。理论上马来西亚楼价后市可以看好。

未来五至十年钻石需求将超过供应

分析家指出,未来五至十年钻石需求将超过供应,主因是中国及印度消费者冒起;加上戴比尔斯(De Beers)面对新供应来源后,对钻石价格的控制能力自2001年起渐失。戴比尔斯今天只能控制全球50%供应量,面对未来五至十年强大需求亦无法满足,开始吸引机构投资者大手吸纳钻石作为投资用途,可能令钻石供不应求较估计中更早来临。

中国第一季度新建商品住房售价仍上涨

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七十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房售价仍上涨,升幅较大有北海15.1%、深圳10.3%、北京9.8%、广州9%、上海只升0.1%。七十个大中城市二手住房售价平均升5.2%,房租上升1.8%、物业服务价格上升0.8%。土地交易价平均升9.8%,其中居住用地升8.9%、工业用地升5.7%、商业旅游娱乐用地升20.9%。

周末度假地产概念形成

随着长三角高速公路网络开通,两三小时周末度假地产概念已形成。去年8月前上海到黄山要六个小时车程,徽杭高速公路通车后只需三个小时;加上上海房价高、儿子要结婚,老人家退休后便将房子让给儿子结婚用,自己到苏州或昆山买一套房子,环境较好、适合养老。从上海市中心到苏州太湖亦只系两小时车程,形成长三角中小城市度假别墅大为吃香;例如黄山休宁地区物业楼价只售一千元一平方米,甚至苏州太湖帕堤欧 去年开盘亦只售三千六百元一平方米,今年涨至三千九百六十元啦;胥香园开盘价四千八百元一平方米,今年五千六百元一平方米,涨幅15%;昆山的千灯镇、太仓的浏河、江苏的同里别墅售价八十万元左右;售价一般三千元一平方米都成为上海人购买对象,作为父母养老之用,上海房子留给儿子结婚用。上述情况1997年后香港亦出现,不少人的父母移入内地居住,把房子让出来给儿子组织小家庭,令香港房价1997年后回落;上述情况今年在上海始出现。

Walter的故事

各位认识Walter B. Wriston吗?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加入一间叫做First National City Bank,在审计部做督察员,1968年被提升做该银行的CEO,故事不是就此结束而是刚开始。战后他跑到日本及东南亚国家要求这些国家政府协助他找寻战争中失踪的美军,而看到远东区的远景。他在任内把First National City Bank由美国本土银行发展成为跨国银行,就是今天的花旗银行。任内不但将花旗得ATM全球化(即是全球大部分国家都可提款),亦令花旗银行的信用卡在全球通行,他甚至发明各国货币公司发行存款证及推广欧洲美元贷款业务、资助欧洲公司而发现北海油田,最后令花旗银行成为全球最成功银行。他的名言:「资本流向受欢迎地区及留在回报率好的项目!」

1968年当人人看好美国时,他却由美国走向全世界,令第一国民银行变成今天的花旗银行。九十年代开始香港汇控(005)主席,亦带领汇丰由香港走向全球而成为今天环球十大银行之一;他们凭的是远见。今天中国境内银行根本上不用学花旗银行或汇丰银行走出美国同香港,因为中国本土已有十三亿人口,未来二十年到三十年中国人对银行服务需求十分大,香港人口七百万已拥有千多万张信用卡,中国人口十三亿,未来信用卡市场有多大?ATM需求有几多?理财服务需求有几大?

未来中国经济一片繁荣

新加坡去年GDP一千零七十亿美元,已超过纽西兰的九百八十七亿美元;香港GDP一千七百亿美元,超过葡萄牙GDP一千六百八十亿美元。未来深圳及上海GDP会否超过一个国家?新加坡同香港最贵重资产是什么?答案是土地。新加坡同香港最多的是什么?答案是高楼大厦。今天深圳同上海高楼大厦林立,未来中国会有多少个城市一样高楼大厦林立?今天香港正在建设一幢二百层高的商住大厦,较美国帝国大厦高出一倍;上海亦一样,那么请问要多少的钢筋同水泥?如果有一天中国七十个大城市人均收入同新加坡及香港接近,中国经济有多么繁荣?

成功的经济有赖政府对企业家态度友善、鼓励人民冒险精神同时在投资策略上不失谨慎,如此一来,大量新企业被创造出来,令投资这些企业的投资者可赚取惊人利润。

一般人开始时都要靠打工赚钱,此乃人生第一步以收入为主。渐渐手上有个钱便应学投资,即是学习钱赚钱,最高境界是学Walter B. Wriston将一间美国本土银行变成环球银行,而为投资者带来惊人财富;或如1990年汇丰银行由一间香港本土银行转化成横跨欧、亚、美三大洲银行,为投资者带来惊人财富,上述叫做企业精神。

退休时富有或贫穷由以下几点决定:

一、少壮不努力、老大图伤悲。神奇的复利;二十一岁开始为退休努力,每一元投资以每年升增值10%计,六十岁退休时可扩大四十五倍;反之,四十一岁才开始,只能扩大六点七倍,因此任何退休计划愈早开始愈好。

二、只知道储钱而不知道理财。1970年开始储钱,到今年能有多少?反之,1970年起投资股票,恒生指数由100点升至21000点,上升二百一十倍,楼价由一百元一呎升至六千元,上升六十倍。

三、利用信用卡贷款去消费是大部分人的致命伤,因为信用卡贷款利率高达二十六厘。

四、楼愈买愈大把资金全放在住宅上。1967至97年可能正确,但1997年至今是不正确的,因为楼价可升可跌。把资金过分投入住宅而非学习投资理财,是近十年内不少人犯的严重错误。

五、忽视保险优点。往往一场大病令全盘投资计划失败,又或者一次汽车意外,因此良好的退休计划应包括保险在内。

及早纠正以上五大错误,保证你退休时富有。

泡沫爆破必然付出代价

沪深两地股票总市值十七万四千三百亿元,较中国居民存款十七万三千七百亿元为高。上海股市PE四十二点五三倍,深圳PE五十点一五倍,内地泡沫几时爆破?至今未有人可以知道。

当存款利率低于通胀率之时,理性的决定是什么?就是由银行提出存款去买楼收租及买股票收息。这种理性做法如果成为集体行为,便逐渐变成非理性行为。例如1985至89年?的日本人、1990至97年的香港人、2001年至今的中国人,都面对利率低于通胀率而将资金投入物业市场同股票市场,最后必然以泡沫爆破告终。

去年中国外贸顺差二千一百七十亿美元、经常账户盈余二千四百九十亿美元,上述资金令M2高速上升,出现存款利率低于CPI增长率。估计今年贸易顺差三千七百亿美元而经常账户盈余四千亿美元,上述资金唔引发内地股市狂热才怪。中国为吸收来自农村过剩生产力,每年必须创造一千万至一千五百万个就业岗位,人民币如升值大于10%,便大大影响出口行业创造就业岗位能力,令中央政府不敢让人民币升幅每年大于5%。

去年上证指数升130%,今年再涨50%,这样的升幅日后必然付出重大代价。中国一亿个投资者第一次接触「泡沫经济」,感觉上实在太刺激啦,怎么阻止?今年2月北京政府暗示可能干预股市,一天之内上证指数下跌9%。明年举办奥运大前提下,中央政府亦投鼠忌器,因此尽管担忧,但出手却非常温和。当九千五百万个投资者追逐一夜暴富的梦想之时,其中10%可梦想成真、20%发了一场白日梦、70%必然伤心离场,但在泡沫破裂前,人人以为自己是幸运那百分之十。

内地基金金额去年上升74%,去年年底约值九千亿元人民币,估计其中41%投资证券,大约持有A股流通量16%;再加上2007年上半年大量散户开户,换言之,现在A股股价反映的只是股票供求关系而非公司价值。

中国政府成立国家外汇投资公司初定资本二千亿美元。透过发行特种债券向外汇储备集资,再交由外汇投资公司运用,主要系向外收购资源股。即未来十八个月全球股市将迎接来自中国二千亿美元的新增资金!听讲已有三十亿美元交由美国黑石集团进行海外投资。黑石集团于1985年成立,中国区主席由梁锦松出任。上述消息未获中国官方证实。

“一辈子的积蓄都付之东流,我不知道怎么来养活我的家人。”

——2001年印度股灾后一位投资者说

10多年前,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前,由于股价大幅上升,我将汇丰控股评级下调至卖出,但是与强劲上行趋势唱反调是很危险的。幸运的是,我确实也警告说:“短期内,我可能也会犯个大错,因为流动性的潮涌可能把我的观点吞没。”当时,我的确迎来当头一棒,汇丰控股的股价又上涨了20%以上,一年之后才出现崩溃。

A股的大幅飙升也并非极其反常。我在上月中旬“上证指数”在3600点时即已开始对国内股市持更加谨慎的看法。有趣的是,所有“机智”的机构投资者都认为国内市场上涨过度,可能会出现调整。问题是,何时进行调整以及调整幅度多大?

我认为投资者应该问自己两个问题:

1.是否额外的10%的上升值得冒下降的风险?个人认为,回调会使指数回落至过去两个月流动性拉动股市大涨之前的2800-3000点。

2.何时以及什么原因才会引发流动性枯竭?或者说,什么能够使得不顾一切投入股市的“傻钱”惊慌失措而退出股市?

上述两个问题并没有最佳的答案,我估计也没人有答案。

但是,我却有一些有趣的想法,说明现在的流动性确实从心理上来讲已经达到了过高的水平(即使是按照中国及新兴市场的标准),而且不可能长期保持。

A股市场与台湾股市泡沫相似

在流动性驱动的股市大涨中,理性思维和估值看上去都不太有效,可能以史为鉴更为合理。

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A股的“迷你泡沫”与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台湾的情况较为相似。当时,台湾股市也是由散户投资者拉动,因此他们也拥有目前A股市场投资者的赌博心理;另外,台湾股市也完全受到当地投资者的影响,当时台湾市场还未对外资开放。

“台湾加权指数”1987年初在1000点左右(确切地说是1039.11点。惊人的巧合是,这接近国内A股4年熊市之后2005年底的“上证指数”的水平)。

9个月之后,“台湾加权指数”在1987年10月1日达到4673.14点高点,而之后3个月出现调整,1987年12月31日达到2239.80点,下跌了53%左右。

接下来的9个月该指数再次大幅上升,于1988年9月24日达到8789.78点;之后3个月再次下跌,于1989年1月5日达到4873.18的低点,下降了45%;

一年之后,“台湾加权指数”在1990年2月10日达到高点12495.34(过去17年中再也未能超越此水平),而随后8个月大幅下跌,于1990年10月1日跌至2560.47点。

1990年底,“台湾加权指数”小幅反弹至4530.16点,届时台湾股市泡沫破灭。

从台湾的情况来看,1987-1990年间的三年泡沫出现了两次为期三个月的调整,调整幅度在50%左右。两次调整之后都出现了9个月的大幅上涨,而1990年的最后一次暴跌,基本使得台湾大部分散户投资者倾家荡产。

上世纪80年代末台湾股市的泡沫也伴随着市盈率的大幅扩张,至90年代,其市盈率达到70倍的高点。虽然未能找到1989年之前的市盈率数据,但我猜想1987年泡沫形成之前市盈率应该处于15-20倍较为合理的水平。

可以说,泡沫的明显标志是股票估值的大幅向上重估。

这并不是说A股将追随台湾20年前的走势,事实上,如果真的如此,我将非常吃惊。而且,过去18个月中我们并未经历任何巨大的调整(最接近的一次是2006年5月的小幅调整),这与台湾的情况相去甚远。

这是投资和市场有趣的地方,虽然我们可以借鉴历史,但历史从来不完全重复自己。

尽管如此,总体来说,即使是散户投资者流动性驱动的泡沫,任何市场都有可能经历短暂且阶段性的大幅回调。任何事物都不能从不停歇地直线上升,A股市场在过去一年半中已经呈现了直线上升的趋势,而2月出现的一天下跌根本不能称为调整。

国内投资者也要求我谈谈印度的情况,我其实有些勉强。坦白讲,我上次对印度进行研究已经是多年以前了,而且自2004年开始的牛市以来,我对印度就没有进一步研究。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能从印度市场中看到两件事。首先,过去3年中出现了几次20%左右的小幅调整,但是每次时间都比较短暂,之后市场都继续走高;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是,虽然股价大涨,但是市场市盈率的扩张比较温和,即使股市由3000点增长了三倍以上至14000点,滞后市场市盈率约在20倍左右。

我认为这主要归因于成份股盈利同样的强劲,而且由于目前盈利增长的趋势看来能够持续,因此印度股市当前的牛市也有望持续。

相比之下,国内A股市场此轮牛市的上涨几乎呈火箭发射状,而且市盈率的大幅扩张(估值上升)也颇为明显。

但这并不意味着嗅觉敏锐的资金对此不知情。相反,每个机构投资者(包括社保基金也表示最近中国股市连续走高,使得社保基金面临的风险过大,因此该基金计划减少对股市的投资)都谙熟于心,这个市场略有泡沫的迹象,但是没有人愿意首先挑明。

坦率地讲,国内投资者不应过于沮丧,我在其它市场已多次看到相似的场景。

1997年,大批国际基金经理干劲十足地纷纷投身于香港“红筹股”浪潮之中,而美国国内的养老基金则执着地对纳斯达克和网络股进行投资,理由是投资消费标的。

众所周知,事情发展到后来,他们均遭受重创,但是只要仍然有燃料(我们采用“流动性”这一术语,虽然人们并不确定这个词汇除了表明市场上充斥着大量游资以外还意味着什么),火箭就会继续升空。而且,从逻辑上或道理上来讲,没有人愿意在火箭仍然上升时第一个抽身而出。

虽然1996年格林斯潘用“非理性繁荣”来形容这个市场,还保住了他的饭碗,但4年后纳斯达克指数还是跌至了5000点;而美国基金业中的牺牲品随处可见——1996-2000年间,众多价值投资者由于过于保守而丢了饭碗,投资理念的差异使其业绩明显落后大市。

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呢?

用彭博专栏作家William Pesek的话说,“如果说‘非理性繁荣’已悄然来到中国,会让格林斯潘的话显得过于轻描淡写。”我想我们最好将精力集中在判断火箭燃料何时耗尽,换句话说,流动性将何时撤出。

我并不认为我们现在处于严重的泡沫之中(当然泡沫诚然已经存在,但可能还未达到网络股或红筹股那般)。虽然我确信市场应出现明显的短期调整,但仍然坚信大盘会在未来两年内持续创出新高。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公司盈利的迅速走强是维持多头氛围的强劲后盾。同时,尽管估值有些昂贵,市场还没有疯狂到“拍脑袋定价”的地步,而这些估值方法是即将破灭的巨大泡沫市场的典型特征。

记得在1997年看到有研究认为,即使上海市政府将整个城市的国有资产全部注入上海的工业,上海股市的估值仍然过高。同样,2000年有针对Amazon公司的研究报告指出,即使公司将全球书籍销售一空,并基于其成为全球性垄断经营企业的假设采用双倍的利润率估算,公司的股票仍是高估了。

成熟市场每年换手一次,A股每月一次

有一种简单的方法能够衡量市场流动性,即市场成交额对总市值比。假定一年中有250个交易日,0.4%的比率表明整个市值将每年换手一次;如果是0.8%,意味着整个市值每6个月换手一次;如果为1.6%则表明每季度换手一次。

在主要的全球性市场中,这一比率非常稳定且趋近于0.4%的水平,即市场每年换手一次。

然而全球规模较大的资本市场的情况,未必能够反映规模较小的新兴国家资本市场的情形。后者除了总市值/国内生产总值比率较低外,还更多地受到国内散户而不是大型国际机构投资者的影响。

回到上文提起的台湾地区及印度的例子。

在印度,我们看到2000年股票成交量达到了高峰,这是由于散户投资者在“Ketan Parekh”丑闻后蜂拥入市,因为该经纪公司爆炒了一部分流动性较差的股票(即所谓的K-10)。散户离场后,市场成交量急剧下降(市值也是如此)。同时,2004年再次开始兴旺的印度股票市场相对缺少散户参与的现象又值得注意。

用《Frontline》的话说,“这一次市场景气的决定性特征不同于过去交易所交易急剧高涨的情形,散户拒绝进场,原因何在?部分原因与目前股票市场兴盛的实质不同,尤其是重仓的国外机构投资者已经完全主导了市场。更重要的是,市场对长期投资者(也是小型投资者)利益的长期漠视,特别是由于监管乏力,市场不够成熟,从而产生了根本性问题——市场缺乏持续上升的动力。”

我的观点的不同之处在于,我认为尽管散户投资者参与市场是件好事,而只有实力雄厚的机构投资者的长期参与才能造就长期可持续的牛市。

从这个意义上讲,外国机构投资者是当时印度市场一股重要的力量,仅在2007年4月外国机构投资规模已超过520亿美元,其中前四个月的净现金流入超过30亿美元,这一比率大大超过中国。中国QFII的额度为100亿美元,而中国股市市值是印度市场的两倍以上。

综观台湾市场我们可以看到,在1987-1990年的市场泡沫中成交量提升超过2%,上世纪90年代后期由于受到美国太平洋地区盛行的高科技风潮影响,岛内再次出现交易量飙升的情况。

在1987-1990年的泡沫中,台湾的散户参与性更强,这是由于台湾的QFII机制直到1993-1994年才到位。市场每日成交量/市值的比率约为2.5%,这表明每2个月股票就换手一次。由于大量的股权被政府掌控以及大型综合性家族企业交叉持股的金字塔型结构,台湾股市的流通股比例相对较低。因此,不如说其流通股至少每月换手一次更为合理。

再来分析距离我们较近的市场,香港的股票市场也曾有过几次成交额高涨的情形,尤其是在1987年的股灾、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0年的网络股泡沫期间。

总的说来,由于市场扩张和上市公司不断增加,总成交量总体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呈现不断上升的态势。因此,成交量/现有市值只是一个相对的比率,“泡沫”通常是在成交量的上升幅度远远超过市值时产生的。

香港市场的成交量/市值的比率相对较低,原因在于除汇丰控股外的其他上市公司,要么归政府所有,要么被家族体系把持,因此流通股比例较低。

我们注意到,与在泡沫市场不同的是,在持续的牛市中,成交量相对市值比率不会急剧上升。这一点与我们对发达国家市场(如美国)分析得到结果相同。换言之,无论从估值还是从流动性角度来看,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香港市场存在泡沫。我们希望2003年开始的牛市依然根基稳固,尽管可能伴随着短期调整。

现在,让我们回来讨论中国A股市场。

A股市场最近两次交易量猛增,一次是在2000年的全球科技股泡沫中,随之而来的是成交量萎缩以及4年熊市;另一次发生在2006年5月,恰逢去年夏天股市的调整。

就目前的成交量来看,市场换手率每季度超过一次,鉴于目前的流通股比例在30%左右,A股市场的流通股换手率实际上超过了每月一次。这种情况似乎是难以持续的。

因此,什么时候会出现流动性枯竭导致市场无法继续向上呢?

首先,随着市场不断扩张以及散户大量资金不断流入(上月创下了单日开户数超过30万的记录),充裕的资金使市场无法进行大幅调整。只是在资金入市速度放缓和流动性波动的情况下抛盘大增。

现在看来,热钱的力量将继续无限制地推动市场创出新高,正如“庞氏骗局”(将后一轮投资者的投资作为投资收益支付给前一轮的投资者),在发生严重错误之前市场总会出现吸纳流动性的上限。

流动性接近最高水平,是否退出时机?

虽然存款准备金率一再上调的消息被市场迅速消化,我们依然认为,政策对流动性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显现,因为这的确需要时间。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列出两个有趣的图表(图1、2),相信投资者可通过审视得出自己的结论。

首先要讨论的是M1,这也许是经济状况波动情况下反映热钱水平的最佳指标。我们认为在M0和M2的增长保持相对稳定的时候,M1和股市表现存在很大的相关性。

中国M1增长在2000年达到峰值,之后市场大幅下挫;而2002-2003年M1较快增长,恰逢上海等地区房地产泡沫扩大。此外,从M1的增长来看,2004年国家紧缩的货币政策导致了流动性大幅下降;而2006-2007年股市的再度兴起恰巧与M1的快速增长相吻合。

可惜的是,M1数据存在滞后性,在我们发现M1增速下降时,市场已经经历了调整。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从图表看,目前的货币供应M1的增长已超过了20%,4月还可能继续保持强劲,而这已经接近中国股市上次大幅调整前的历史最高水平。

此外,我们认为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难以影响股票市场的看法是错误的。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未对流动性产生巨大影响,其原因在于银行预提了大量的“过剩”的储备(见图)。

换言之,虽然2006年央行实行了货币紧缩政策,实际上银行却采用了宽裕的策略。然而,银行的超额储备已从2005年的6%左右下降到目前的约2.5%,这意味着存款准备金率进一步上调将可能紧缩未来的流动性。

如前所述,货币政策的发布和实际效果的产生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时间差。毋庸置疑,我们对国内A股市场短期前景持谨慎态度。

强劲的经济增长、宏伟的企业目标,以及数量有限的职业经理人和专业人才,这一系列因素使亚洲企业卷入了一场争夺高级人才的大战,从正在扩张生意的澳门赌场,到迫切希望吸引矿业工程师的澳大利亚西部新兴资源城市,莫不如此。

在企业的争夺下,高级人才的薪酬已经达到闻所未闻的水平。甚至连美国硅谷的印度软件工程师也被高额薪酬和高级职位吸引回国,而在伦敦和纽约工作的华裔和日本裔银行家也不例外。

美林(Merrill Lynch)环太平洋地区首席运营官达米安?丘尼拉利(Damian Chunilal)表示:“亚洲经济的成功,增加了一些领域可用人才的数量。现在亚裔移民乐于回国就职,而在五年前,这些职位对他们没有吸引力。亚洲人才市场更加供不应求,但我们的总体招聘规模在扩大。”

谁能赢得这场人才大战,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谁将在亚太地区获得成功。

人们一致认为,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在亚洲地区招聘并留住熟练员工的难度和成本都更高了。猎头顾问警告称,由于无法找到关键职位的合格人选(基本上都是高层职位),许多公司在亚洲地区的扩张计划都遭遇了挫折。

雇用合格员工的争夺在金融服务行业最为激烈。该领域的命运与经济增长水平密切相连。在印度和中国,对零售银行业务的需求猛增,而各投资银行也在招兵买马,为该地区涌现出的有意进行收购的公司提供服务。

此外,过去一年中,私人股本公司和对冲基金蓬勃发展,并挖走了数十位亚洲顶尖的投资银行家,而该该地区新出现的百万富翁们,则需要世界一流水平的财富管理服务。

金融服务业的繁荣,也对会计、法律和公共关系等相关支持行业起到了推动作用。

招聘方面的一个关键难题是,由于亚洲各国的文化、政治和语言习惯差异较大,因此该地区人才缺乏在不同市场间的流动能力。人力资源公司Robert Walters日本分公司董事总经理凯文?吉布森(Kevin Gibson)表示:“你可以将一个墨西哥人派到阿根廷工作,或者将一个美国人派到英国工作。但你无法将一名高级经理从中国派到日本,除非他会说日语,而且喜欢日本文化。”

某全球性投资银行一位驻香港高管称,情况已近乎“疯狂”。他表示:“全世界的银行都缺乏优秀人才,但亚洲是迄今最火的地方,很多28岁的年轻人走进我的办公室对我说,他们要辞职,因为他们找到了一份年薪100万美元的工作。”这位高管将工资上涨归结于诸多因素,其中包括市场新进者大幅提高工资来吸引人才、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公司的发展与扩张,以及现有市场参与者的扩张计划。他表示:“这些都意味着,有过多的潜在雇主,在追逐着为数太少的人才。”

除了挖投资银行的墙角以外,在亚洲扩张的私人股本公司已经开始采用欧美的做法,吸引资深行业高管。最近数周,美国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已经挖走了可口可乐(Coca-Cola)和德尔福(Delphi)的亚洲地区主管,分别负责该公司未来在消费品和工业领域的投资。

业界认为,这种疯狂的挖角行为促使新加坡政府制订了一项非正式的禁止挖人协议,有效地保护了星展银行(DBS)和华侨银行(OCBC)这两家本地银行,免遭外国竞争对手的算计。

在中国,分析师用“严重”一词来描述人才短缺状况。海德思哲(Heidrick & Struggles)中国业务负责人石力(Steve Mullinjer)表示:“这里有个矛盾现象:人才充足与短缺并存。”他认为,中国需要7.5万名优秀人才,来填补跨国公司及不断扩张的国内企业高层职位,但目前只有5000名左右具备合适经验的候选人可供挑选。

薪资增长如此迅猛,以至于一个本土出生的跨国公司总经理能够比美国国内同职位的人多挣20%,而他“只具备70%的同等技能”,石力说,“实际上,中国的高管头衔过高,工资过高。因业绩欠佳而离职的人,往往还能找到薪水翻倍的新工作。”

印度也强烈感受到了人才短缺的问题,金融服务业和信息技术领域尤其如此。

企业发展如此迅猛,以至于行业游说团体预测,印度IT行业在2010年前将面临5万名专业人才短缺的局面,这威胁到该国在全球离岸IT服务业外包中的主导地位。

蓝筹IT企业正在全行业抢夺人才资源,并从其它行业挖来土木工程师和毕业生,将他们变成软件工程师。这导致建筑业等行业面临人才严重短缺的情况。

印度Wipro创始人、董事会主席阿齐姆?普莱姆基(Azim Premji)表示:“跨国公司像疯了一样,给出了不必要的高薪,找人填补空缺。”Wipro是全球一流IT企业之一。

薪资上涨的效果是可以预测到的。咨询公司翰威特(Hewitt Associates)表示,印度目前的年度平均薪资增幅超过14%,而中国约为8%,韩国和菲律宾则要稍低一些。

全球性猎头公司Boyden印度业务董事总经理迪内希?默克达尼(Dinesh Mirchandani)表示,在印度,一家年销售额仅有1亿美元的中型跨国公司,其首席执行官的年薪在过去5年间已经翻倍至25万美元。他说:“在高管阶层,印度和其它地区企业间的薪水差距已急剧缩小。更有甚者,我有一个印度客户在跨国公司任本地首席运营官,而他的薪水比其在迪拜总部的老板还要高。”默克达尼举出英国石油(BP)、花旗银行(Citibank)和百事可乐(PepsiCo)为例,称这些企业因为通过受欢迎的人力资源政策,成功招募并留住了员工,从而使当地业务蓬勃发展。

日本招聘市场一向按照自己的节奏运行。但是,该国的经济复苏已经在金融服务、零售和制药等行业产生了瓶颈效应,而精密工程等行业则因受到中国对其产品庞大的需求而蓬勃发展。人才争夺战也有其优点。一位在亚洲工作的美国投资银行高管表示,目前的形势降低了他解聘业绩欠佳员工的难度。

他表示:“过去,人们或许可能被裁掉。现在我们让他们去市场上悄悄地寻找职位。他们通常会很快就去做,而且能从一家对冲基金或私人股本公司找到一个薪水更高的工作。这样一来,大家的名声都保住了。”

在当今的世界上,业绩能够持续跑赢大盘的基金经理非常罕见,而比尔?莫特(Bill Mott)则是个例外。

实际上,自认为是一位反向投资者的莫特,在很多方面都是个“异类”。他拥有量子物理学博士学位。

选择在55岁退休、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也不是莫特的风格。在2006年年底离开瑞士信贷资产管理公司(Credit Suisse Asset Management)后的几天后,莫特就同意重披战袍,加盟一家新的初创企业——总部位于伦敦的PSigma Asset Management。

莫特表示:“我喜欢管理金钱。这既是一项爱好也是一份工作。我长期从事这项事业,希望回归旧式的资产管理风格。”他说话时略带伦敦东区口音,这与他毕生支持西汉姆联队(West Ham United)相符。

这番话让大批沉迷于莫特先前基金经理化身的散户投资者如闻纶音。在B****master & Moore历炼之后,莫特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被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挖走,在担任瑞士信贷资产管理公司下属旗舰收益基金经理期间,他赢得了赞誉。1985年至1996年,该基金在逾35只同类基金中位居第三。莫特在2000年重掌帅印,在随后3年内,令该基金拨得业内头筹,此时的同类基金的数量已激增至60家。

2003年,莫特退出了日常的资金管理工作,正式职务为战略和专题顾问,非正式的任务则是给瑞士信贷资产管理公司年轻一代的基金经理提供指导。

然而,PSigma Investment Management与他的接洽,令所有享受应得退休生活的想法烟消云散。PSigma Investment Management是Punter Southall Group的子公司,打算成立一个资产管理部门。“在Psigma任职的一些老朋友问我,是否准备再次出马。我回答说,如果能让我全力经营一家收益型基金,我愿意。”

莫特很快得偿所愿。按照他的要求,PSigma另外聘用了两位莫特的前同事;格雷厄姆?富勒(Graham Fuller)和瑞士信贷备受尊敬的董事总经理伊恩?奇梅斯(Ian Chimes)。福勒最近刚刚从位于牛顿的平衡保本养老基金团队主管的位置上退休。三人总计持有PSigma Asset Management 50%股权。

大约到3月中旬,莫特终于安顿好,投入到试图重现以往辉煌的严肃工作中来。作为一位坚定的反向投资者,他将以往的成功,归因于不遵循当时流行的自下而上(bottom-up)的投资理念。

“我更喜欢自上而下(top-down)的投资风格,”他表示,“我坚信股市的效率很高。秘诀是努力发现新趋势,当未来走势不同于过去时,找出拐点。”

“如果你能抓住主要趋势,那么业绩跑赢大盘的几率就非常高。股票只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工具。”

莫特选择了首次谈论他新投资的Psigma基金的构成,很明显,这种行为非常前卫。

他最大的赌注是认定超级大盘股——即蓝筹股中市值最高的股票——将重现风采。自2003年市场走势扭转以来,富时小型股指数(FTSE Small Cap index)已飙升149%,富时250中型股指数FTSE 250更是大涨212%,而富时100(FTSE 100)指数则受其市值最大的蓝筹成份股拖累,仅上涨96%。

因此,该蓝筹股指数的历史市盈率(P/E)仅为12.9,而中型股指数为18.9,小型股指数为40.7。

最近几周,施罗德(Schroders)、邓普顿(Templeton)和JO Hambro等基金公司的少数英国基金经理,已开始调整仓位,为这种趋势的逆转做准备,莫特很高兴自己也位列其中。

“我认为,超级大盘股价值颇高,相对于其它股票,它们正处于20年来的市盈率低点和收益率高位。前20只股票的权重仅占总市值的逾50%。我们最初的投资组合是超级大盘股比例超过70%。”因此,莫特重仓持有银行和制药类股,以及汇丰银行(HSBC)、英国石油(BP)和葛兰素史克 (GlaxoSmithKline)。

尽管如此,他尚不确定调整目前状况的推动因素将是什么。中国可能会开始将其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从债市转移到股市,他看到了这一过程的初步迹象。

另外,尽管超级大盘股可能规模太大,不会受到私人股本的关注,但董事会可能面临效仿这种激进模式的压力。“大公司的管理层可能面临着更大的压力,通过改善资产负债状况和出售企业的方式提升股东价值,自己去做私人股本公司可能会做的事情。”

莫特的第二个主题是希望利用亚洲等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加速的机会。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南非米勒酿酒公司(SAB Miller)、Diageo、英国保诚保险(Prudential)、劳斯莱斯(Rolls-Royce)和特易购(Tesco)等公司的投资就体现出了这一主题。与此相对应的是,他减持针对英国消费者的股票,例如房地产和零售类股。

他增持比例最大的股票是糖类和甜味剂集团Tate & Lyle,他认为,在今年1月份该公司发布利润预警后,其股价降幅过大。

从这些观点来看,莫特显然热情不减。对于那些质疑这位现年55岁的基金经理职业寿命的人而言,有一个现成的答案。

“零售基金经理的平均任职时间为3年。你可能与一位28岁的人一起投资,但他可能不会做很久,”莫特表示,他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充满热情,“我会长期留在这里,希望还能干上更多年。”

中国已同意参股美国私人资本巨头Blackstone Group,持有其价值30亿美元的股份。这标志着人们期待已久的中国外汇储备多元化计划迈出了不同寻常的一大步。

据双方联合发布的新闻稿显示,协议条款规定,中国即将成立的国有外汇投资公司将购买Blackstone无投票权的股份。此举正值私人资本运营公司在中国的投资业务发展遇阻的时候。中国国有外汇投资公司同意,四年内不出售Blackstone股份。据一名了解交易内情的人士透露,该外汇投资公司还同意,在一年之内不会投资于与Blackstone有竞争关系的私人资本运营公司。四年的禁售期结束后,中国外汇投资公司可以每年出售三分之一的股份。

预期该参股交易将与Blackstone已经公布的4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同时进行。中国外汇投资公司为这些无投票权股票的出价将相当于Blackstone首次公开募股价的95.5%。公告显示,中国国有外汇投资公司持有Blackstone的股份比例不会超过10%。

Blackstone等私人资本运营公司正在筹备公开上市以筹集永久资本。另一位熟悉交易内情的人士表示,中国青睐参股Blackstone、而不是将资金交给该公司管理的原因是,中国可以从Blackstone对其投资收取的高额费用中获益。

中国正在为其1.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寻找投资出路,而涉足私人资本运营公司将是中国迈出的大胆的第一步。中国的外汇储备规模居世界第一。中国的外汇储备为人民币汇率和国内银行系统提供支撑,其中的大部分一直用来持有无风险但回报率低的美国国债等政府债券。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官员表示将开始对部分外汇储备进行更积极的投资,从而获得更高的回报,并着手建立一家新的国有公司从事外汇储备投资业务。这家公司将借鉴韩国和新加坡相应机构的模式,目前还处于筹建当中。该公司将直属中国国务院管理。

中国政界和学术界有关外汇储备投资战略调整方案的争论尚未尘埃落定。有人提议,采用兼顾政治和财政需求的较为自由的投资方案,例如用外汇储备购买中国需要进口的矿产储备。另有人提议,采用类似于养老金的保守投资方案,用外汇储备购买蓝筹股以降低目前对债券的过度依赖。

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罗伯特?金米特(Robert Kimmitt)上周末在德国波茨坦八国集团(Group Of Eight)会议上向记者表示,中国的做法和任何负责任的投资者一样,那就是实现投资组合的多元化。他说,中国宣布成立外汇储备投资公司的计划后,美国财政部并未发现中国对美国国债的投资兴趣有任何减弱。

中国参股Blackstone的消息传来之时,正值本周由美国财长鲍尔森(Henry Paulson)和中国副总理吴仪领衔的中美经济对话即将召开之际。会议前弥漫的仍然是美方对人民币汇率的不满情绪,很多华盛顿政界人士指责中国人为低估人民币汇率以使中国出口产品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中国领导人表示,中国并不追求贸易顺差,并反复表达其缩小贸易顺差的意愿。贸易顺差已经给中国国内带来了通货膨胀的压力,也在国际上引发了贸易摩擦。投资Blackstone的举动将表明,中国愿意看到更多的美元流向美国,以便平衡美元大量涌入中国所产生的失衡。而该交易也有助于美国政府摘掉保护主义的帽子,自从美国的政治阻力挫败了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CNOOC Ltd., 简称:中海石油)收购加州联合石油公司(Unocal Corp.)的计划后,中国对美国的保护主义一直耿耿于怀。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王新培上周表示,中国商务部等部门已组织代表团出访20多个美国城市,以促进美国商品的进口和中国对美投资。

中国政府对Blackstone的高调投资还有助于改善西方私人资本运营公司在中国的形像。这些在其他市场上取得成功的私人资本运营公司在中国却举步维艰,他们的业务有时会受到来自政府的阻碍。美国官员已公开表示,担心中国的“经济民族主义”会对外商投资构成障碍。银行家和律师们表示,私人资本运营公司收购中国公司越来越难以得到政府的批准。

今年1月份,Blackstone聘请了前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Antony Leung)主管该公司的中国业务。该消息人士表示,梁锦松是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ndustrial &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Ltd., 简称:工商银行)的独立董事,他也参与了Blackstone参股项目的谈判。在出任政府职务之前,梁锦松是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的亚洲董事长,之前他曾在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工作20年。